当前位置:主页 > 财经 > 文章内容

细说ESPRIT与UNIQLO的平行时空

日期:2019-09-21 浏览:
细说ESPRIT与UNIQLO的平行时空

思捷全球(SEHK:330)刚宣布停止6月尾的2018/2019整年功绩,营业额129.32亿港元,按年下跌16.3%,吃亏21.44亿元,比客岁的25.54亿元吃亏削减,算有提高。但鉴于贸易战及全球经济增进放缓,公司估计下年度收入将继承以双位数之百分比下跌。

也面临统一宏观经济环境的迅销 (SEHK:6288),红利却仍在增进中。从思捷的殒落和迅销的兴起,投资者取得什么启发?

贵为恒指成份股的光阴

ESPRIT品牌源自美国三藩市,前身是由 Susie Tompkins Buell及前夫 Douglas Tompkins合营建立的 Plain Jane;邢李源在1971年到场公司,一同建立Esprit Far East Group;跟着Susie Tompkins跟Douglas Tompkins在1989年仳离,Esprit Far East Group把Tompkins的股权购入,并在香港建立思捷全球。

港交所「越洋求婚」之前更需要考虑「变身」?

 

港交所(SEHK:388)要求与伦交所(LSE)合併,市场意见几乎一致,认为是个十分有「勇气」的建议,而且马上出现各种评论,各有各论述、各有各精彩,但重点都似乎集中在「彼莠我良」的比较层面上。 Load Error 该建议迅速被拒绝,反应之快似乎是「意料中事」。港交所亦迅速作出回应,表示该建议符合股东的「最佳利益」,会寻求与伦交所主要股东直接对话。消息随后指: 伦交所聘请了摩根大通,向股东提供「独立」指导意见,暗示互相的期望可能存在严重分歧

80年代是ESPRIT的起家期,品牌在香港、美国及德国腾飞,成为现代的It Brand。「老饼」香港人或许还记得铜锣湾兴发街的ESPRIT旗舰店,宽阔偌大的空间,合营有专业Styling加持的伙计,埋单时伙计还会看客人的衣着,赋予衬色的束索型购物胶袋。刘天兰出任品牌抽象参谋,团队胜利把ESPRIT 塑造成生动、鲜亮又时髦的抽象,在当时的零售业相对是前锋。

1993年思捷全球在香港上市,90年代团体在世界各地敏捷膨胀,成为着名国际品牌,2002年思捷被归入为恒指成份股,2007年晋身「红底股」行列,市值一度高达1715亿港元,这年也就是思捷的顶峰了;2008年金融风暴后,思捷踏上阑珊之不归路。本日思捷的市值只剩下27亿元,12年内狂跌98%。至今仍为人津津有味的,是大股东邢李源在2002最先减持股票,直到2010年悉数沽清。

ESPRIT的失误恰是UNIQLO的刚强

ESPRIT的竞争对手,在欧洲主如果H&M和ZARA,在亚洲还要加上UNIQLO。我们只需看一下ESPRIT和 UNIQLO的经营策略,便清晰邃晓为何迅销的功绩跟思捷完整相反:迅销现时市值6.922兆日元 (约5010亿港元),2019年度 (8月止) 预期收益2.3兆日圆,按年增添8%,预期税前溢利2600亿日圆 (约188亿港元),按年增添11.3%。(以上市值以日本母公司盘算,香港第二上市公司市值235亿港元。)

现时的ESPRIT有以下3大问题

与本日的主顾完整摆脱

ESPRIT的产物及抽象似乎停留了在90年代,不但在如此竞争对手中缺少鲜亮抽象,还逐步最先有土味,这跟兴发街年代、走在市场前面的ESPRIT有天渊之别。同是卖“Real People” (实在人们) 抽象的UNIQLO,不管产物设计、定位以致企业社会义务喊的标语,无一不紧扣本日消费者的生涯形状和主意。